電影“地心引力(Gravity)” - Part 3

腳踏實地的 VFX


作者:Mike Seymour

日期:2013年10月8日


極抽象的搭景 產生神奇的特效

此電影的搭景,與一般的搭景非常不同。Webber說“走進片場、尤其是燈箱,是非常奇怪的新體驗。某一天,製作小組拍攝的就只有珊卓布拉克在太空中漂浮的片段,整個攝影棚就只有燈箱 – 還有一組軌道及Bot&Dolly的IRIS裝置上裝載了ARRI Alexa攝影機的機器人手臂,不需要額外的工作人員或照明燈、待命的道具、或複雜的服裝,就只有女主角、燈箱、創意人員、及一排帶著筆電非常有才的技術人員。


演員及攝影機都有些移動,你可以看到(下面的圖片)在右側有一個籃子,演員可以站在裡面被操控,這樣,電腦就可以旋轉他們並進行對位。Webber進一步解釋說“我們通常避免在任何方向讓演員傾斜超過45度,因為一旦超過45度,在演員身上就會看到張力。我們希望讓演員的臉部保持無作用力,因為在無重力的情況下就是如此。如果你讓演員上下顛倒,所有的血液會衝向他們的腦部,而肌肉則會緊拉著頸部,因此我們讓演員的移動降到最低,並試著透過讓演員身邊的攝影機、燈光及其他所有物件移動,而達到所有想要的動態效果。”


裝置鮮少傾斜超過45度


當珊卓布拉克在ISS(太空船)裡脫掉太空衣,然後在各個太空艙漂浮移動時,是最大的拍攝挑戰,根據Webber所說的,這些室內片段的挑戰度更高,因為這些片段使用了比太空船外的片段更多的真實演員。Webber說“只單獨拍攝打光正確且具有正確運動的臉部,比起拍攝打光正確且具有正確運動的全身要容易多了。”


在燈箱裡,擁有巨大陣列的LED燈 – 基本上就像一個面朝內的大型電視牆。它以一般搖滾演唱會在樂團後方或在運動場上,用來放置大型影像的技術為基礎。Webber解釋說“每一個像素(Pixel)就是一顆我們可以控制的LED燈,事實上共有我們可以個別單獨控制的一百八十萬顆燈,因此不需真的移動實體燈光,我們只是調整每一個燈光的明亮、或讓不同的燈光有不同的顏色就可以了。這就是我們如何隨處移動不同的燈光,並不是真的去移動實體、基本上只是移動螢幕中的影像而已。”


燈箱的LED面板。圖片中顯示太空站的內部,在演員的周圍提供正確的光源。


這個方法的附帶好處是,演員可以真實的看到他所處的環境是什麼,而不需像在拍藍幕時完全靠想像,演員可以即時(Real Time)的“看到”他們所處的虛擬環境。Webber說明“這不僅讓我們在演員身上提供正確的光源,同時也讓演員感知在他身邊發生什麼事。如果珊卓向下飛向ISS,那麼她可以真的看到ISS朝向她飛過來,這有助住於讓她感知到在她周遭正發生什麼事。”這意味著導演可以要求她尋找支撐物、或抓到某個特定的把手 – 即使幾個月後並沒有真的加到影片中。Webber更進一步的說“他們真的可以看到他們正抓著的把手,而我們常常會在上面放一些小點,讓它能夠更容易的被看到。”


但Webber經常發現,LED燈蠻粗糙而且並不完美的相混,“這並沒有什麼關係,因為燈光會相混且還很好。但在某些時候,當我們在上面要放置漫射(Diffusion)時,這些LED面板會有奇怪的表現 – 它們會有奇怪的光譜(Spectrum),根據角度它們會相當戲劇化的改變色彩,且在垂直角度的改變與水平角度的改變不同,因此我們必須補償這些改變。”


“地心引力”中的喬治克隆尼。


雖然系統需要大量的製前預覽,但在拍攝現場有一些彈性。Webber說“對於拍攝的臨時改變,你必須能夠即時的反應。如果他們在某個點,想改變速度及時間上的安排,我們必須能夠配合的做到。因此也要大量的預寫程式,我們必須以彈性建造。在某些時候,尤其是在一些室內的場景,當沒有彈性的時候,Framestore製作小組必須跟喬治和珊卓說:在這段的最後,我們需要你的手在那個位置,且必須精準的在那個點上。她非常優秀,不僅因為她接受了她必須得那麼做的同時還得進行演出,更因為讓人難以相信的她在三度空間中、在正確的時間點,將她的手完美的放置並到達標記點上,而且每次都可以做到。”


下面,是攝影機臂的側視及上視圖,它將朝演員移動,模擬演員在螢幕中朝攝影機飛過來的效果。後面的將有較詳細的說明。


Bot&Dolly的標準規格的IRIS(選購了1公尺跟的高度提升架)。圖片為Bot&Dolly所有


用來產生無重力有兩種不同的技術,然而在某些片段,珊卓布拉克會被掛在一個裝置上 – 擁有12條纜線的裝置,並像木偶般的被操控。Webber解釋說“她由四個不同的點連接著,而每一個點上有三條不同的纜線,因此基本上在她身上的連接點會形成一個三角形,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不需要搖擺或晃動,就能精確的控制該點在三度空間的位置。我們可以像操控木偶般正確的操控她,我們有一組參與電影 戰馬(War Horse)的木偶師,由他們精確的控制珊卓。他們有一塊代表珊卓的金屬磚,如果他們抬起它、旋轉它、向上或向下傾斜它,珊卓也會旋轉或向上向下移動。我們同時也可以將整個裝置在X和Y軸方向上下移動、高度也可以調整,有事先撰寫的程式、電腦的控制、或木偶的操控,所有的這些,可能是由事先撰寫好的程式所控制的動作、或現場即時進行木偶操控的動作。”


組員必須協同工作,兩個木偶師各自控制裝置中不同的部位,或一個木偶師在電腦上控制在攝影機中的運動、在燈箱中的運動、及珊卓的動作 – 因此,即使並沒有真的ISS(太空船),但看起來就真的像是她推開太空船中的把手,並開始在通道中穿梭。Webber說“這些動作以這樣的方式串起來,看起來就像真的發生了這些事,而你不需真的在拍攝現場看到它們。因此,當進行拍攝時要評估這樣是否可以時,是最困難的一件事之一。每一個片段,艾方索、Chivo和我都坐在那盯著,我們都必須審視是否可行:從我的觀點看,這樣可以了;我這邊也可以了;我也沒問題。要評估一個片段是否可以了,真是一件複雜的事。”



有時布拉克在腳踏車坐墊裝置上進行拍攝,這麼說是因為基本上她真的是坐在腳踏車墊上。為了安全起見,她的一隻腳緊緊的繫著帶子,因此Framestore需要以CG的方式,替換掉她的腿(替換掉整個身體、有一些拍攝是整個身體和全CG的臉,成為電影的一部份。


使用燈箱拍攝的方式有一個問題就是,沒有辦法使用綠幕。因此每一個燈箱的拍攝,必須進行演員的修圖。談到布拉克,Webber說“基本上要將她從環境中分離,而我們必須對不論她背後的是什麼做些事,讓圖修的乾淨,但基本上她是從背景中修離。我們沒有辦法使用綠幕,因為綠色會倒映回來,攝影機的移動、及在她周遭的所有物件四處移動,綠色會佈滿在她身上,完全沒有辦法讓燈光打的正確。”


(待續…)

0 次瀏覽

02 7720 9899

©2019 by GETOP Systems Inc.
堅達資訊實業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