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好萊塢電影製作在世界爆發新冠肺炎後可能變得更加虛擬化?



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華納兄弟的《蝙蝠俠》(The Batman)和派拉蒙影業的《不可能的任務7》(Mission Impossible 7)等大片的拍攝因而中斷,因此電影業正在考慮如何在未來改變工作方式。而虛擬製作(virtual production)或許有助於使電影重新運轉,從而使製作團隊可以在全球不同地點中同時工作。


對於好萊塢而言,虛擬製作可以在各個行業中發展,並作為重要的交流形式,可以像製片人之間透過Zoom召開預算會議或讓演員通過FaceTime重新閱讀自己的台詞一樣簡單。另一方面,它也可以非常複雜的形式作為電影製作的核心,因為能快速使用電腦圖像和即時動作影像,虛擬製作正是發生冠狀病毒後的長期解決方案。


「透過冠狀病毒,我們發現我們提供的許多工具能在全球爆發冠狀病毒後使電影製作順暢地進行。從長遠來看,這個概念是虛擬製作和實景製作兩者將以一種無法區分的方式結合。」 目前任職於Weta Digital並獲得奧斯卡獎提名的特效主管Guy Williams說。( Weta Digital,一家視覺特效公司,由「魔戒」導演彼得·傑克遜(Peter Jackson)於1993年創立 )。


Guy Williams和視覺特效製作人戴維斯康利(Davids Conley)表示,儘管這仍然是一種昂貴的拍攝方式,但虛擬製作可以減少拍攝時的飛行旅程,並使導演可以在電影製作後期進行更改,例如動畫中角色頭髮的顏色。 不過更重要的是,虛擬製作是保持社交距離的間接支持者,它使電影製作人不需所有製作人員就能製作完整的電影。


舉例來說,視覺特效師可以創建紐西蘭的虛擬風景,從而使西班牙導演能夠使用hololens(一種可以混合現實和虛擬世界的頭戴裝置)來計劃他們的電影。然後,該導演可以與倫敦的一位視覺設計師一起確定腳色應該放置的位置,這意味著無論一個團隊彼此之間有多遠,製作的過程中都不會有任何隔閡。


Conley說:「在爆發冠狀病毒之後的世界中,我們必須按照建議的安全規範來製作電影。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需要替換演員或刪除整個現場製作過程,虛擬製作使我們能夠計劃製作電影,並且只需要較少的現場實景元素。」


電子遊戲產業應用於電影製作


該技術正在變得更具創新性,並涉及相關行業。


Rebellion Studios是一家總部位於英國的多媒體公司旗下的電影部門,該公司製作漫畫書,電子遊戲,電影和提供視覺特效服務,目前正借助其電子遊戲引擎來製作電影。它可以創建虛擬場景,而這些虛擬場景只需要最基本的製作團隊。攝影機的運作和燈光都是遠端執行的,而演員可以在場景內或外進行動態捕捉(motion-capture),而因為真人實景會增加電腦運算的工作量,因此這可以大大減少了後期製作過程中所需的工作量。


「虛擬製作代替了昂貴的後期製作流程,使大量的視覺工作發展迅速,使電影製作人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計劃拍攝。」 Rebellion Studios的電影、電視和出版負責人Ben Smith說。

Smith說 : 「舉例來說,想像一下在希臘帕台農神廟拍攝一個日落中的戰鬥。 傳統上,由於其製作成本以及導演每晚都要在現場拍攝他想要的鏡頭,非常耗費時間。但是透過遊戲引擎創建Parthenon可以優化整個流程,因為導演可以使用LED(3-D)牆拍攝場景,這可以使他騰出精力完全專注於故事和角色,而不是負擔技術層面的問題。」


「透過虛擬製作,新的技術正在創造新的機會。」Smith說, 「當工作人員已經因為新冠肺炎不得不考慮全新的工作流程時,這是重新構想新的製作流程的最佳時機。」


虛擬製作並非沒有挑戰或成本問題


雖然虛擬製作(virtual production)可以使電影在爆發新冠肺炎後的時代更容易製作,但它也帶來了許多挑戰。例如說,由於技術的不斷發展,行業中缺乏專業人士的培訓和經驗。 一位虛擬製作專家曾說,所需的培訓主要是參與和動手實踐,而現有技術是可以與這些新技術相結合。而這些問題也會影響到創造的可能性和成果。


這可能會是一種昂貴且有風險的電影製作方法。

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上映於2009年的作品《阿凡達》(Avatar)的預算為2.37億美元,該項目需要即時的動態捕捉、面部操縱、3D動畫和合成。隨著這部電影在全球票房收入達到27.4億美元,當年成為有史以來票房最高的影片,它的預算才得以回收,只不過之後輸給了最後一幕也同樣使用了虛擬製作的《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Avengers:Endgame)



然而,就在去年,有些使用了虛擬製作的電影票房表現得並不好。


2019年的《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它需要使用具有商標權的機器人技術來增加演員。儘管預算為1.85億美元,但這部電影在全球的票房收入僅為2.61億美元。 還有2019年的《雙子殺手》,這部電影將男主角威爾·史密斯 ( Will Smith ) 與使用特效後的年輕自己對戲。其預算為1.38億美元,但這部電影在全球票房僅1.73億美元。


「最好的特效就是出色的腳本」 Comscore公司的高級分析師Paul Dergarabedian說。

他說 : 「大型電影製片公司需要理解到,觀眾應該獲得的比期望得更多,而不是只有那些表面的特效,而技術應該為劇本服務,而不是相反。」


Weta Digital在票房上取得了一些重大勝利,例如彼得·傑克森(Peter Jackson)的《魔戒》(Lord of the Rings)和《阿凡達》(Avatar),但是也有最近令人失望的影片,包括《雙子殺手》(Gemini Man)。


如果建立了一個演員不喜歡的拍攝環境,那麼虛擬製作就無法實行 Guy Williams說


「即使虛擬製作所帶來的社會距離也可能是一個挑戰,因為有些一線演員更喜歡現場拍攝而不是站在綠幕前孤單的工作。伊恩·麥凱倫爵士(Ian McKellen)聲稱對《哈比人》(Hobbit)系列影片感到「痛苦」,他以《魔戒》角色甘道夫(Gandalf)的身份重返大螢幕,但在此時,製作流程改成更為虛擬的拍攝。



McKellen在2018年的一次採訪中說:「我很痛苦,我不記得《魔戒》中的綠幕。如果甘道夫在山頂上,我會想要在山頂上。」


Weta Digital的Williams說 : 「虛擬製作是為了幫助創作過程,而不是取代它。而挑戰的一部分是找到那個平衡點。」

他說:「如果建立了一個演員不喜歡的拍攝環境,那麼虛擬製作就無法發揮作用。如果虛擬製作過程的任何部分受到限制,那麼我們會嘗試修改。它是一種支援工具,而不是限制工具。」


電影業正處於困境,冠狀病毒造成了數十億美元的票房損失,這是自1998年以來最糟糕的一年。


儘管電影院的未來願景仍然不確定,但答案已經從串流媒體的需求服務找到。 一些影視製作也再次開始。隨著全球越來越多金錢流動和社交規範,虛擬製作或許有助於使更多的拍攝作業重啟。


Guy Williams說,如果今天是一個完全虛擬的製作,它可能會成本過高,但每年的價格將會越來越便宜。他說虛擬製作並不能在每部電影上都起作用,但是如果認為虛擬製作只屬於高成本電影,而不是屬於美術館或電視是錯誤的觀念。而Ben Smith也表示同意,他說獨立生產者也應該考慮虛擬製作的潛力,因為成本會隨著時間下降。

Davids Conley 說 : 「接下來的步驟就是弄清楚如何更方便和更具成本效益的使用虛擬製作。」

「圍繞虛擬製作的開發正在加速,因為我們正在看著一個我們無法想像的世界, 現在正是虛擬製作令人振奮的時刻。」 Conley 說


原文出處 : https://cnb.cx/2ZLQ6bL



GETOP(堅達公司)提供虛擬製作技術諮詢服務,歡迎來電或來信洽詢。
GETOP Systems Inc.
Email:info@getop.com 
Fb:http://www.facebook.com/GETOP
Ig:https://www.instagram.com/getop.tv
Web:http://www.getop.tv





74 次瀏覽

02 7720 9899

©2019 by GETOP Systems Inc.
堅達資訊實業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