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後期修正”會毀了你的事業的三個原因

更新日期:2月 1



有多少次你在片場聽到“在後期修正”這樣的話語?我在這裡分享當我聽到這樣的話語時心中有多不安。在閱讀本文時,你會猜到我是個強力主張用攝影機創造令人折服的影像的人 – 而不是仰賴後期。即使我使用RAW攝影機進行拍攝,如果可以獲得80-90% 我想要的影像,我依舊可以創造強烈的視覺效果, 而不靠後期的調光。依靠後期“修正”,或等待後期創造你想要的影像,將會快速縮短你的事業。有三個理由為什麼你應該要避免這種普遍的隱藏危機。



1. 缺乏眼界而產生平凡的影像

這些年我拍了許多電影,而那些我為只追求安全穩當的導演、製片所拍的影像,是最糟的影像,他們希望保留所有的可能性,直到最後一分鐘才做出決定。與其遠離這類的專案、或鼓勵研究更好的拍攝視角,我選擇了採取妥協合作的態度。


回過頭再看看這些專案,我發現許多很一般的影像,它們雖然讓我拿到了支票,但我從沒有將它們放進我的作品集裡 – 它們對於我的事業完全沒有幫助。本質上來說,你自己、導演、及製片,對要訴說的故事不了解,所以才會採取“安全穩當”的作法。但我們所從事的,畢竟不是僅要產生影像就可以的生意,我們所從事的是訴說視覺的故事(Visual Story)。而我們為故事所創作的視覺,應該要支援並強化故事的內容。


如果你不清楚你的故事,那麼所產生的結果就是缺乏眼界,也就是缺乏信心。例如,當主角在說嚴肅的台詞時,大膽的以剪影的方式拍攝他,視覺上表現出他隱藏了一些秘密。但如果將此景拍的很明亮,那就會變成比較喜劇的感覺,而不再擁有前者所描述的力量及充滿陰謀的感覺。想要什麼都說(明亮、清楚),讓這個景什麼都沒說。


Gordon Willis, ASC 選擇大膽的打光 – 將主角的眼睛掩藏在陰暗中。如果不是Gordon這種刻意的打光選擇,在後期要創造這樣的效果是不可能的,充其量就只能產生很假的人工感。*

相反的,我的最佳影像 – 在我個作品集裡的 – 是那些具有清楚的方向及視界的影像。製作人、導演、及我自己,全都通盤瞭解故事內容,知道想要有效的講故事該做些什麼事。我們不要“安全穩當”,而是竭盡所能的在攝影機中,得到我們想要的影像。例如,如果我們拍攝一個冷酷、陰暗、且神秘的場景,那就依照這樣的想法打光、佈置場景、及取景。然後將已經朝這個方向進行拍攝的影像,利用後期優化。這樣所生成的影像,比起那些場景用暖色燈打的很平、構圖隨意安排、及很少或幾乎沒有做場景佈置 – 全都希望靠後期搞定的拍攝影像,更能強烈的訴說故事。


隨著攝影機、電腦價格越來越便宜,再加上如:YouTube及Vimeo等,線上發佈通道取得容易,我們淹沒在巨量的製作內容中 – 而大多數都只能算是普通等級。如果你不想你的作品隨波逐流淹沒其中,那麼你的作品必須得非常出色,不能只是普通而已。瞭解你的故事內容、明白你的目標、然後做下支援這些的強烈決定。以好的故事及吸引人的內容,搭配這些決定,那麼你的作品將從眾多作品中脫穎而出。


Roger Deakins, ASC讓一個很小的空間,擁有非常有趣的視覺效果。請注意畫面的構成、打光、及場景的設計。加入藍綠色調的調光,只是用來更進一步增強影像的效果。如果櫥櫃是紅色及黃色、前景人物跟後景一樣明亮,那麼這個拍攝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強烈。而對後期來說,如果要產生像這樣的畫面,那將會是個夢魘。*


2. 在拍片現場所講的常常被遺忘

除非你非常的確信,你將會參與專案的調光後期,否則要在後期“修正”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沒有人是故意忘記的,就只是時間緊迫及片場混亂的必然結果,在拍攝時有千百件事要處理,想要在拍片時讓人記住燈光打的有點綠,在後期需要調光修正,或在Take 3的Shot 4其背後的牆需要移除,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想要避免這樣的事,要麼你參與後期,要麼確認你的攝影機所拍攝到的畫面,符合製片的需求和你的品味。這個行業的現實面是,過去的專案做的好,並不表示你現在就能做的好,沒有人會想聽你解釋,你所拍攝的缺乏連貫的影像,在最後發行之前,為什麼沒有在後期進行修正的原因。


如果你“在攝影機中修正”,你可以確認在最後發行時,你的影像將會是你所希望的樣子。而你也會讓後期過程更快且更容易,因為無需對你的影像做過多的清理及修正,就可以讓你的作品更動人。


Conrad Hall, ASC運用選擇性的焦點、構圖、場景設置、及燈光,引導你的眼睛。Michael Sullivan Jr.的背部是暗的,迫使你的視線放在指著Harlen Maguire的槍上,然後視線轉移到紅點(場景中唯一的“顏色”)

然後Michael Sullivan垂死前的凝視,再指向Michael Sullivan Jr。*



3. 你沒有辦法利用後期遮醜

我們可以在後期及調光過程,做很了不起的事,但無論現在的工具有多棒,或未來的工具有多優,你都無法修正原本就很醜的東西。如果影像本身就缺乏視界、方向、好的打燈技巧、運鏡及構圖,那麼不論後期工作有多聰明,它都救不了你。


不論好或壞,框景永遠都是拍攝時所記錄的樣貌。你可以使用Magic Bullet Looks(After Effects外掛)調色,甚至使用After Effects去除不想要的物體,但這些工作,都不會讓原本就醜的影像,變得看起來很棒。頂多在後期修正之後,能使你的影像變得尚可罷了!


即使你可以在後期修正所有的事,讓你的影像跟Gordon Willis、Conrad Hall、Roger Deakins的一樣棒。但你真的想成為一個,大家都知道你只是靠後期“修正”在創作美好影像的電影攝影師嗎?如果你繼續為電影創作更多這樣的作品,你的電話終有一天就不會再響了(譯註:意指 再也不會有工作找上你)。


所以,與其總是仰仗“在後期修正”,不如把你的焦點放在清楚瞭解故事,並透過攝影機中的燈光、濾鏡、構圖、及運鏡等“特效”,支持你的故事。確認你對所創造的影像感到滿意 – 即使它們沒有被後製過。經由在攝影機中獲得很棒的影像開始,你的事業將會一路順遂,並從競爭中脫穎而出。

這是我的座右銘:“在攝影機中修正,在後期優化”


大家覺得如何?是否也有不要仰賴“在後期修正”的其他重要原因呢?


下一次 – 出門盡情拍攝吧!

Ryan E. Walters, 電影攝影師



* 影像的智慧財產權分屬各工作室所有,它們來自於Evan E. Richards的部落格(它是一個學習一些最好的電影的拍攝畫面的絕佳資源)。

2069 次瀏覽

02 7720 9899

©2019 by GETOP Systems Inc.
堅達資訊實業股份有限公司